重庆时时彩改欢乐生肖了吗:還債大自然,大漠中無悔播撒綠色希望,致敬王恒興老人!

克莉丝汀欢乐生肖月饼 www.ybdpv.com

2019-12-03 09:32   來源:歐洲網

  他本是我們身邊的普通人,但這位平凡的老人,卻用自己數十年的努力去創造了不平凡,他帶給了毛烏素沙漠綠色的希望和生命的力量,他用善良、用堅守和信念傳遞著直抵人心的溫暖力量,他用生命踐行并且傳播著不屈的精神、展示了堅韌的中華兒女形象。 他是年近八旬的老人,多年來,他放棄安逸的生活堅守在治沙第一線,用自己的執著換取了一片綠洲和一汪湖水,他就是王恒興。

  事業有成的企業家

  王恒興是石嘴山市惠農區紅果子鎮下營子村人,早年征戰沙場,從上世紀90年代起,他帶領子女在商海摸爬滾打,20年創下的家業涉及煤炭行業和房地產業,在首屆寧夏百強企業評比中,這個家族公司綜合指標排第49位,年收入數千萬元。

  立志治沙的倔老頭

  2007年,王恒興在某天看新聞時獲知,寧夏三面分別被沙漠包圍,有600多個村莊直接遭受沙化危害。新聞里的描述讓王恒興內心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五味雜陳。當晚夜深人靜時,一個想法在他心中逐漸由朦朧變得清晰:自然資源有窮盡,開礦挖煤是輸出資源,帶來的是一時富裕;植樹造林是積蓄資源,帶來的是可以持續發展的長遠利益,我有義務治理沙害。從此,治沙栽樹成為王恒興生命中的第二項事業。2008年初,王恒興宣布“退休”,兒子為他設計好了頤養天年的方案:坐上奔馳周游世界。老人卻告訴兒子,要去廟廟湖植樹,改善生態環境。親人們不理解,旁人更不理解!然而,七十多歲的王恒興已經在流言蜚語中選中寧夏與內蒙古交界處的毛烏素沙漠的廟廟湖周圍作為“反哺”地球的戰場。08年春,年過七旬的他,毅然拿起鎬頭走進渺無人煙的毛烏素沙漠。這一進,他便與這片土地結緣,從此不離不棄。

  大漠中的堅守者

  在沙漠里植樹,并非想象中那么簡單。起初,老人每天清晨五六點從家里趕到廟廟湖,帶著農民工一直干到漆黑才回家。后來,他索性同農民工一起住進了四面透風的蒙古包。一覺醒來,被子上的沙子有1厘米厚,臉上也全是沙子。再看頭天栽的樹,高處的刮倒了,低處的被埋了。不服輸的王恒興就這樣種了埋,埋了種,種了數不清的樹,每天早晨他都會繞著山走一大圈,樹仿佛已經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沙漠里種樹得天天澆水,否則第二天就會旱死,老人就和工人提來水,逐個澆。中午,沙面溫度有時高達70攝氏度,一天下來,膠鞋底就會被燙掉。收工后,老人的小腿腫得爬不上床。

  都說植樹是三分栽七分管,而王恒興在那里是一分栽九分管。“如果栽上樹不管護,不是被旱死,就是被羊啃死。”2013年,王恒興在沙漠里栽植了200棵側柏,林業技術人員說這些樹木在沙漠中根本無法存活。但他不信,每天都為這些樹木澆水,比照顧自己的孩子還要盡心。結果,200棵側柏成活了197棵。“草木是有生命的東西,要讓它們在沙漠中存活,一定要盡心。”王恒興說。

  王恒興第一年來植樹的時候,光滴灌管路就拉了一千二百公里。因為溫度太高,風沙太大,這些滴灌帶壽命很短,幾乎每年都要更換。如今,每年光樹木的養護費用,大概就需要六百萬左右。“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我是靠資源富起來的,最終還要還給大自然,還給社會,才能安心。治沙造林的艱辛常人難以想象,但只要是我想干的事,就一定要干成、干好!”王恒興這樣說道。那幾年,每年4月份,兒女們都會帶領家族企業員工近千人來幫助父親植樹。哪怕企業要為此全線停產整整1個月。的確,沒有孩子們的支持,王恒興的治沙事業,也許早就難以為繼。

  看今朝,荒漠變綠洲

  寧蒙邊界,毛烏素沙漠的邊緣,黃沙漫漫才是這里的原貌,然而綠色卻在這里奇跡般的出現了。本來是一座沙山,如今卻被綠色沾染得涇渭分明,而這半邊的綠色便是王恒興的心血。

  一座小廟、一個小湖,是廟廟湖這個地方名字的來由。然而,隨著黃沙的吞噬,小湖最終不復存在。如今,昔日飛沙走石、寸草不生的廟廟湖,已被7000余畝、近200萬株樹木覆蓋,這里瓜果飄香,雞鴨成群,小鳥鳴唱,處處彰顯著生命的活力,成為陶樂鎮北部扼守沙漠的綠色屏障。在工資等問題上,王恒興果斷地開啟了廟廟湖以沙造血養沙的大幕。他養牛、養羊、種苜蓿,他開辟生態旅游,發展黃河文化。就在人們以為他干不動的時候,他卻將廟廟湖全新的規劃呈現在人們眼前。

  王恒興計劃一是開發廟廟湖沙漠綠洲旅游,大搞沙漠文化,二是發展養殖業,搞民族文化,三是通過種植沙棘、紅棗、枸杞等,發展綠色農副產品加工業,搞休閑農業,實現以沙治沙的目標。“我要做沙漠旅游,發展沙漠養殖業,種植經濟作物,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有植樹造林的后續資金,否則種上的樹也就白種了。”王恒興心里做了一個治理沙漠的5年規劃。他預計總投資2億元,打造一個占地1萬畝,集生態旅游與種、養殖于一體的生態園。目前,生態園已初具規模,共養殖牛羊2600頭,雞3000多只。栽植樹木100多萬株,苜蓿3100畝,8000多畝沙漠已被植被覆蓋。沙山上的桃、杏、梅、李等果樹全都開花,煞是好看。

  站在寧夏和內蒙古界碑旁,俯瞰寧夏境內生機盎然的廟廟湖,記者問王恒興老人:“您該享福的時候,又跑到沙漠里來種樹,圖的是啥?”老人笑笑,將手一揮,說:“再過5年,這里就是一片森林了。多年以后,人們如果說,這個老頭子確實辦了一件正事,我就知足了。”

  王恒興常說:“是黨和國家搭起平臺,發揮了我的人生價值,這是我這輩子最感恩的事。”他將這份感恩踐行到實踐中,為萬里飛沙的毛烏素披上了綠裝,綠浪翻涌的廟廟湖就是他對黨,也是對自己生命最好的答卷。